帮助 / 意见 ·  注册 · 登录
广告位



广告位
老婆被強幹

妻子,奶子暴大,屁股又圓又翹;妻子是一個護士,每天晚上都很晚回來,最近他們醫院要搬遷了,所以每晚都要加班。

今天已經是兩點了,妻子還沒回來,偶爾妻子會較晚回家,但今晚算是最晚的一次,一定是還沒有下班,快1點了,妻子還沒有回來,我決定去醫院找她。

來到醫院已經是2點了,由於要搬遷醫院,裡面幾乎沒有人,今天上午妻子說就她一個人值班。

我看到一個病房的燈還亮著,心想妻子肯定在那!我上了樓,來到病房的門前,從門縫裡一看,妻子果然在裡面,還有一個躺在床上的男人和一個照顧他的男孩,妻子正要給那男人打針。

這時讓我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那男孩一下子抱住了妻子的腰,扔到了另一張床上,興奮地喊道:「大哥,快,終於可以操這個騷貨了!」

妻子嚇得癱在了床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時男人從床上起來,淫笑著說:「老子好久都想幹你了!小弟,你先來,狠狠地幹她!」

男孩把妻子按在床沿,然後鑽入迷她的你窄裙底發出「啾啾」聲,看樣子是在吸食妻子的小穴,妻子的雙手顫慄著按在那男孩的頭上,可惡的男孩!見到這光景令我既震驚、又憤怒,妻子怎能和那個男孩幹這種事?

男孩兩手抱住妻子的臀部舔穴,絲襪和黃色絲織的內褲已經被褪到腳踝,上身的淺綠色套裝也被剝開露出優美弧度的香肩,挺凸的酥胸還罩著快滑落的黃色胸罩。

「哼……哼……喔喔……哼……」妻子閉上雙眼輕聲呼喊,柔亮的長髮飄逸著,清麗的臉龐泛出粉紅色,任誰也看不出清純的妻子有淫浪的行為。

「喔……喔……不要進去……你的舌頭……」聽了妻子輕細的求饒聲,可惡的男孩反而嘻嘻地抱緊臀部用勁上去。

「哼嗯……哼嗯……會受不了……喔……」眉心漸漸蹙起,妻子神情緊張:「喔喔……不要……不要這樣……哼嗯……受不了……我受不了了……喔……嘎啊……」

一聲長呼,妻子軟軟地趴向那個男孩,長髮覆掩住她高潮中的臉,清純的妻子竟然張腿站著給那種小男生舔出性高潮,男孩趕緊撐住她身體,淫淫地笑著騰出一手,把兩隻手指放進嘴裡。

妻子被男孩扶住腰,兩手撐在他的肩膀上喘息著。

忽然地男孩伸直兩指迅速戳進妻子的下體,「嘎啊……痛……」突來的攻擊讓散著髮絲的妻子挺直了腰肢,黃色的奶罩掉落在地板上。

我瞪大了雙眼盯住妻子胸前那對高聳的雙峰,豐滿迷人的漂亮弧形,乳尖上綻放著會抖動的兩粒紅葡萄。

男孩接著殘忍地來回轉動手掌,好像在拴螺絲釘一樣,我看見妻子面色痛苦地仰著臉,修長的雙腿在顫抖著,十指抓緊了男孩的肩膀。

「嘿嘿嘿……」男孩淫笑著。

看見男孩這樣淫虐妻子,我真想衝進屋裡救她,就在這時男孩的指縫竟冒出大量的晶瑩汁液,是妻子的淫水。

「只有我才能挖掘出你的性慾呀!騷貨,平時看到你的大屁股,老子早就想幹你了!」

淫水如泉湧出,像蜂蜜一樣從男孩的手掌滴落到地板。

男孩的話令我訝異,難道清純的妻子是個淫蕩的女人嗎?

男孩的手指開始上下抽送,妻子自己提起右腿踩在男孩的肩上讓男孩用力地插,臉向著天花板輕輕浪哼著。

「看吧!你的穴夾得有夠緊了!」

「唧……唧……」的水聲從迷你窄裙底傳來,男孩有時插盡指根轉動幾下然後繼續抽送,有時他像是在挖摳妻子的陰道,有時又像是在攪拌,妻子穿著迷你窄裙的屁股還會因為男孩的動作而抖動。

男孩的手指在妻子的下體不停蹂躪了幾分鐘後,妻子又是「嘎啊」一聲,身體軟倒了下來,跨坐在男孩的左肩休息,我看見妻子那象牙白的豐滿乳房軟綿綿地壓在那個男孩上。

這時男孩拉出自己的陽具,順勢起身捧起妻子的臀,一條粗粗不長的陽具轉眼就從下插入了妻子的體內。

男孩站著幹,妻子的兩腳也纏住他的腰,掛在男孩身上一下下地挨著人家幹她,由於妻子的身材很高,胸前的雙乳就在男孩上晃動,被撩高的窄裙露出潔白寬圓的玉臀,嘴裡吐著聽似凄絕的淫聲,淫水還不斷從臀溝中滴出。

房間裡的妻子被男孩捧起屁股用力幹著,亮麗的長髮也很有彈性地飄揚著,過了幾秒,耳裡還聽見妻子「嗯……嗯……」的浪叫聲,就像貼在我耳邊一樣,而且還嗅到妻子身上的香水味。

我猶豫了一會兒,抬頭一望,原來男孩讓妻子雙手按在床上趴著,男孩則是抱緊了我美女妻子的臀部加速幹她,我看見妻子豐腴的兩片白臀被十隻手指深陷入了掐住,只要一吐舌就可以舔到心目中清純的美女妻子,如今卻眼睜睜看她放浪地任由男孩姦淫取樂。

男孩幹著,一隻手扶著妻子的腰,一隻手伸到前面去揉捏妻子的大奶子,男孩就在我面前姦淫著我的妻子,在我眼前的是肆虐妻子陰戶的醜陋陽具,正在抽送的陽具上沾滿妻子體內的淫水,被塞滿的紅嫩陰戶還不斷流出水。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聽到清純的妻子會浪叫,不禁倍覺傷心,在這種悲憤的情緒中我竟然產生性興奮的矛盾心理,掏出莫名堅硬的陽具一面手淫,一面看著妻子被男孩姦淫。

「啊……啊……喔荷……要丟了……丟了……喔荷……嘎啊……嘎啊……」

妻子叫了兩聲,男孩停止了動作,妻子再次軟軟地趴在男孩身上,和陽具緊密結合的陰戶拌著淫水擠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我的精液也衝動地射了出來。

男孩滿意地把雞巴抽了出來,對男人說:「大哥,爽死我了,該你了!」

妻子現在是一絲不掛地展露在男人的眼前了,男人一定是熱血沸騰,我在心裡告誡著自己,好戲還在後頭呢!

男人早已把自己的三角褲脫了,他那根充血過度的陰莖高昂在胯間,兩隻手正在打開妻子的雙腿,妻子的陰戶也隨之大開,我只能遠遠地忽隱忽現看到妻子的雙峰和大腿根部的那叢三角形的陰毛。

我心裡不住的湧出陣陣衝動,直想衝進臥室去摸一摸那撮黑毛和那丘溫熱的小山包,男人沒有給我留下機會,他已經將頭伸到了妻子的雙腿之間,伸出舌頭舔上了妻子的陰蒂。

「哦……」妻子不自覺地輕嘆了一聲,腰部也隨之扭動了幾下,妻子已經剎不住車了。

男人不管妻子的反應,繼續在她的胯間努力著,被男孩幹暈了的妻子可能早已沒有感覺了,她只感覺到下身的騷癢,只體會到愛慾在快速的升騰,她開始要享受這份半醉半夢之中的性幸福了。

妻子腰間的扭動在加快,還不斷地挺起臀部以迎接齊強的舌尖的愛撫,小嘴也已微張,吐出斷斷續續的呻吟:「哦……哦……重……重……噢……噢……」

男人看著我妻子的騷樣越來越重,他明白時機已到了,於是翻身上床,正對著妻子的身體壓了下去,在外面的我可以明顯地看到妻子的雙乳在他的重壓下變扁變寬,男人的右手伸在了他的腿間,想像得到他正握著自己那根硬梆梆的肉棒在搜尋我妻子的肉洞口。

不一會兒,只見他的腰猛地一沉,兩人小腹隨即緊緊貼在一起,我明白他插進去了。

也就在這同時,妻子發出了一聲重重的歡叫「噢……」証明了我的判斷沒錯,我的心中這時真是醋、性相交。

一邊看著自己的妻子在別人的抽送下提臀挺腰,心上不禁醋意大發,既怪妻子騷味太重,也不管是誰就給人幹了。

另一面,第一次看著自己的妻子在別人的身下歡吟,卻也覺得刺激無比,妻子的媚態、妻子的叫床使我激動不已。

我再也忍不住了,又一次雙手快速地套弄起自己的陰莖,不過才上下套動幾下,一股無可比擬的酥癢的感覺就衝上了腦門,「啊……」我控制不住自己了,忍著喉管,低沉的叫了一聲,一股陽精隨之噴射而出。

我更用力地套弄著肉棒,身體給暢快的、不停的發射抽搐得弓了起來,精液噴灑得衣服和手上到處都是,這可是比通常的做愛還舒服呢!

射完精,我漸漸地平靜了下來,可臥室裡,男人和我妻還正在興頭上。

妻子的雙手已纏上了男人的腰上,兩人的嘴也黏在了一塊,親得十分投入,男人的腰部正用力地拱動著,他身下的那根淫棍,肯定正一進一出地在妻子的陰洞中穿插,而妻子那細小的蠻腰在大力地左右挪擺著,豐臾的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著男人的抽送。

「哦……快……快……寶貝……噢……」

兩人的嘴才剛分開,妻子的淫語就隨之而出:「啊唷……舒……服極……快……狠……再插……快……」

男人將妻子翻了過來,從後面幹妻子,他一邊幹,一邊用一隻手撫摸妻子的陰毛,另一隻手伸到前面揉捏妻子的大奶子,男人的肉莖一深一淺地插入到妻子的陰洞中,妻子已不是呻吟了,她是在哭叫。

「好!我操……我狠狠的操……你的洞太棒了……又熱……又濕……我要把你幹……幹上天!」

男人邊喊邊急速地前後擺動臀部,一次又一次地深入撞擊著我妻子的花心,而妻子的雙手現在已是抓緊了床單。

「啊……喲……啊……啊啊……啊……好……好爽……啊……啊……啊……再……再……抽快一點……幹死……我……了……啊啊……啊……」

男人又猛力抽送了幾百下,他可能也去到天堂的邊緣了,緊緊摟著妻子的腰肢,小腹用力抵住妻子的屁股:「嗚……嗚……我……我快射了……射了……」

「射……射……沒……沒關係……射進……去……啊啊……啊……」妻子似乎已受不了他的急送猛攻,身體強烈地顫抖起來。

男人使盡全力猛力一頂,直撞花心後,整個人僵在了妻子的身上,雙手緊緊地抓著妻子的肩頭,兩團臀肉發出一下下的抽搐,我明白他是在射精了,他的龜頭正在射出濃白的精液,它們正爭先恐後地鑽入我妻子的陰道、子宮中。

妻子,奶子暴大,屁股又圓又翹;妻子是一個護士,每天晚上都很晚回來,最近他們醫院要搬遷了,所以每晚都要加班。

今天已經是兩點了,妻子還沒回來,偶爾妻子會較晚回家,但今晚算是最晚的一次,一定是還沒有下班,快1點了,妻子還沒有回來,我決定去醫院找她。

來到醫院已經是2點了,由於要搬遷醫院,裡面幾乎沒有人,今天上午妻子說就她一個人值班。

我看到一個病房的燈還亮著,心想妻子肯定在那!我上了樓,來到病房的門前,從門縫裡一看,妻子果然在裡面,還有一個躺在床上的男人和一個照顧他的男孩,妻子正要給那男人打針。

這時讓我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那男孩一下子抱住了妻子的腰,扔到了另一張床上,興奮地喊道:「大哥,快,終於可以操這個騷貨了!」

妻子嚇得癱在了床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時男人從床上起來,淫笑著說:「老子好久都想幹你了!小弟,你先來,狠狠地幹她!」

男孩把妻子按在床沿,然後鑽入迷她的你窄裙底發出「啾啾」聲,看樣子是在吸食妻子的小穴,妻子的雙手顫慄著按在那男孩的頭上,可惡的男孩!見到這光景令我既震驚、又憤怒,妻子怎能和那個男孩幹這種事?

男孩兩手抱住妻子的臀部舔穴,絲襪和黃色絲織的內褲已經被褪到腳踝,上身的淺綠色套裝也被剝開露出優美弧度的香肩,挺凸的酥胸還罩著快滑落的黃色胸罩。

「哼……哼……喔喔……哼……」妻子閉上雙眼輕聲呼喊,柔亮的長髮飄逸著,清麗的臉龐泛出粉紅色,任誰也看不出清純的妻子有淫浪的行為。

「喔……喔……不要進去……你的舌頭……」聽了妻子輕細的求饒聲,可惡的男孩反而嘻嘻地抱緊臀部用勁上去。

「哼嗯……哼嗯……會受不了……喔……」眉心漸漸蹙起,妻子神情緊張:「喔喔……不要……不要這樣……哼嗯……受不了……我受不了了……喔……嘎啊……」

一聲長呼,妻子軟軟地趴向那個男孩,長髮覆掩住她高潮中的臉,清純的妻子竟然張腿站著給那種小男生舔出性高潮,男孩趕緊撐住她身體,淫淫地笑著騰出一手,把兩隻手指放進嘴裡。

妻子被男孩扶住腰,兩手撐在他的肩膀上喘息著。

忽然地男孩伸直兩指迅速戳進妻子的下體,「嘎啊……痛……」突來的攻擊讓散著髮絲的妻子挺直了腰肢,黃色的奶罩掉落在地板上。

我瞪大了雙眼盯住妻子胸前那對高聳的雙峰,豐滿迷人的漂亮弧形,乳尖上綻放著會抖動的兩粒紅葡萄。

男孩接著殘忍地來回轉動手掌,好像在拴螺絲釘一樣,我看見妻子面色痛苦地仰著臉,修長的雙腿在顫抖著,十指抓緊了男孩的肩膀。

「嘿嘿嘿……」男孩淫笑著。

看見男孩這樣淫虐妻子,我真想衝進屋裡救她,就在這時男孩的指縫竟冒出大量的晶瑩汁液,是妻子的淫水。

「只有我才能挖掘出你的性慾呀!騷貨,平時看到你的大屁股,老子早就想幹你了!」

淫水如泉湧出,像蜂蜜一樣從男孩的手掌滴落到地板。

男孩的話令我訝異,難道清純的妻子是個淫蕩的女人嗎?

男孩的手指開始上下抽送,妻子自己提起右腿踩在男孩的肩上讓男孩用力地插,臉向著天花板輕輕浪哼著。

「看吧!你的穴夾得有夠緊了!」

「唧……唧……」的水聲從迷你窄裙底傳來,男孩有時插盡指根轉動幾下然後繼續抽送,有時他像是在挖摳妻子的陰道,有時又像是在攪拌,妻子穿著迷你窄裙的屁股還會因為男孩的動作而抖動。

男孩的手指在妻子的下體不停蹂躪了幾分鐘後,妻子又是「嘎啊」一聲,身體軟倒了下來,跨坐在男孩的左肩休息,我看見妻子那象牙白的豐滿乳房軟綿綿地壓在那個男孩上。

這時男孩拉出自己的陽具,順勢起身捧起妻子的臀,一條粗粗不長的陽具轉眼就從下插入了妻子的體內。

男孩站著幹,妻子的兩腳也纏住他的腰,掛在男孩身上一下下地挨著人家幹她,由於妻子的身材很高,胸前的雙乳就在男孩上晃動,被撩高的窄裙露出潔白寬圓的玉臀,嘴裡吐著聽似凄絕的淫聲,淫水還不斷從臀溝中滴出。

房間裡的妻子被男孩捧起屁股用力幹著,亮麗的長髮也很有彈性地飄揚著,過了幾秒,耳裡還聽見妻子「嗯……嗯……」的浪叫聲,就像貼在我耳邊一樣,而且還嗅到妻子身上的香水味。

我猶豫了一會兒,抬頭一望,原來男孩讓妻子雙手按在床上趴著,男孩則是抱緊了我美女妻子的臀部加速幹她,我看見妻子豐腴的兩片白臀被十隻手指深陷入了掐住,只要一吐舌就可以舔到心目中清純的美女妻子,如今卻眼睜睜看她放浪地任由男孩姦淫取樂。

男孩幹著,一隻手扶著妻子的腰,一隻手伸到前面去揉捏妻子的大奶子,男孩就在我面前姦淫著我的妻子,在我眼前的是肆虐妻子陰戶的醜陋陽具,正在抽送的陽具上沾滿妻子體內的淫水,被塞滿的紅嫩陰戶還不斷流出水。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聽到清純的妻子會浪叫,不禁倍覺傷心,在這種悲憤的情緒中我竟然產生性興奮的矛盾心理,掏出莫名堅硬的陽具一面手淫,一面看著妻子被男孩姦淫。

「啊……啊……喔荷……要丟了……丟了……喔荷……嘎啊……嘎啊……」

妻子叫了兩聲,男孩停止了動作,妻子再次軟軟地趴在男孩身上,和陽具緊密結合的陰戶拌著淫水擠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我的精液也衝動地射了出來。

男孩滿意地把雞巴抽了出來,對男人說:「大哥,爽死我了,該你了!」

妻子現在是一絲不掛地展露在男人的眼前了,男人一定是熱血沸騰,我在心裡告誡著自己,好戲還在後頭呢!

男人早已把自己的三角褲脫了,他那根充血過度的陰莖高昂在胯間,兩隻手正在打開妻子的雙腿,妻子的陰戶也隨之大開,我只能遠遠地忽隱忽現看到妻子的雙峰和大腿根部的那叢三角形的陰毛。

我心裡不住的湧出陣陣衝動,直想衝進臥室去摸一摸那撮黑毛和那丘溫熱的小山包,男人沒有給我留下機會,他已經將頭伸到了妻子的雙腿之間,伸出舌頭舔上了妻子的陰蒂。

「哦……」妻子不自覺地輕嘆了一聲,腰部也隨之扭動了幾下,妻子已經剎不住車了。

男人不管妻子的反應,繼續在她的胯間努力著,被男孩幹暈了的妻子可能早已沒有感覺了,她只感覺到下身的騷癢,只體會到愛慾在快速的升騰,她開始要享受這份半醉半夢之中的性幸福了。

妻子腰間的扭動在加快,還不斷地挺起臀部以迎接齊強的舌尖的愛撫,小嘴也已微張,吐出斷斷續續的呻吟:「哦……哦……重……重……噢……噢……」

男人看著我妻子的騷樣越來越重,他明白時機已到了,於是翻身上床,正對著妻子的身體壓了下去,在外面的我可以明顯地看到妻子的雙乳在他的重壓下變扁變寬,男人的右手伸在了他的腿間,想像得到他正握著自己那根硬梆梆的肉棒在搜尋我妻子的肉洞口。

不一會兒,只見他的腰猛地一沉,兩人小腹隨即緊緊貼在一起,我明白他插進去了。

也就在這同時,妻子發出了一聲重重的歡叫「噢……」証明了我的判斷沒錯,我的心中這時真是醋、性相交。

一邊看著自己的妻子在別人的抽送下提臀挺腰,心上不禁醋意大發,既怪妻子騷味太重,也不管是誰就給人幹了。

另一面,第一次看著自己的妻子在別人的身下歡吟,卻也覺得刺激無比,妻子的媚態、妻子的叫床使我激動不已。

我再也忍不住了,又一次雙手快速地套弄起自己的陰莖,不過才上下套動幾下,一股無可比擬的酥癢的感覺就衝上了腦門,「啊……」我控制不住自己了,忍著喉管,低沉的叫了一聲,一股陽精隨之噴射而出。

我更用力地套弄著肉棒,身體給暢快的、不停的發射抽搐得弓了起來,精液噴灑得衣服和手上到處都是,這可是比通常的做愛還舒服呢!

射完精,我漸漸地平靜了下來,可臥室裡,男人和我妻還正在興頭上。

妻子的雙手已纏上了男人的腰上,兩人的嘴也黏在了一塊,親得十分投入,男人的腰部正用力地拱動著,他身下的那根淫棍,肯定正一進一出地在妻子的陰洞中穿插,而妻子那細小的蠻腰在大力地左右挪擺著,豐臾的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著男人的抽送。

「哦……快……快……寶貝……噢……」

兩人的嘴才剛分開,妻子的淫語就隨之而出:「啊唷……舒……服極……快……狠……再插……快……」

男人將妻子翻了過來,從後面幹妻子,他一邊幹,一邊用一隻手撫摸妻子的陰毛,另一隻手伸到前面揉捏妻子的大奶子,男人的肉莖一深一淺地插入到妻子的陰洞中,妻子已不是呻吟了,她是在哭叫。

「好!我操……我狠狠的操……你的洞太棒了……又熱……又濕……我要把你幹……幹上天!」

男人邊喊邊急速地前後擺動臀部,一次又一次地深入撞擊著我妻子的花心,而妻子的雙手現在已是抓緊了床單。

「啊……喲……啊……啊啊……啊……好……好爽……啊……啊……啊……再……再……抽快一點……幹死……我……了……啊啊……啊……」

男人又猛力抽送了幾百下,他可能也去到天堂的邊緣了,緊緊摟著妻子的腰肢,小腹用力抵住妻子的屁股:「嗚……嗚……我……我快射了……射了……」

「射……射……沒……沒關係……射進……去……啊啊……啊……」妻子似乎已受不了他的急送猛攻,身體強烈地顫抖起來。

男人使盡全力猛力一頂,直撞花心後,整個人僵在了妻子的身上,雙手緊緊地抓著妻子的肩頭,兩團臀肉發出一下下的抽搐,我明白他是在射精了,他的龜頭正在射出濃白的精液,它們正爭先恐後地鑽入我妻子的陰道、子宮中。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