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 / 意见 ·  注册 · 登录
广告位



广告位
跳舞中的插入

在这跳舞的俱乐部,我看到了她。她在舞池上,灯光散漫的环绕着她。

她穿了一件红色的紧身衣,好像在故意卖弄她的身材一样。但她却是独自的在跳舞。

我留意了她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了。除了酒保,她不和任何人说话,她穿着高跟鞋,有1寸的后跟吧,这种鞋也不太适用于跳舞。

从她年轻的脸蛋看起来,只不过是十多岁的样子。我猜她不是来自附近的。最可能是哪间中学的骚货,趁周末回家的时候,来这里泡泡。

既然她想来寻开心,我就给她一个周末,让她一生都记住,她这一生还有多久,那就说不准了。

她跳舞跳得累了,终于来到酒吧旁。我坐在离开她几张凳子的位置。

她不是那种称得上美丽的那种女孩,但她却是可爱的。短短的浅红色的头发,脸型是圆的,她的眼睛是绿色的,配上小小的鼻子。正合我意,我心想。

她已经是有点酒意了,我留意的望着她,她在心不在焉的玩着一条汽车车钥的扣环。那是这辆丰田汽车。

我付了我的帐单,走到外面。这条街道十分的黑暗,街灯也没有,更令我觉得幸运的是,也没有太多的车子停放在路边,虽然那里有两辆丰田汽车,却只有一辆有学校的停泊证贴在车前窗上。

“狄克中学”

这女孩连车窗也没有完全拉上,看来我是够好运气的,我没费什么劲就打开了车门,然后藏身在车的后座。

我在等待。

不多久,那红色头发的女孩走了出来,她打开车门,钻了进来。她一点都不知道我就在她的后面。

她扭开车上的音响,“劲歌音乐”,该死的!我的喜好是乡村音乐,所以我把这点也列作是我要强奸和杀掉她的理由,我开了张满是理由的单子呢!不过我又并不是十分需要这单子。

汽车开始动了起来,并且已经驶过了几条街道。

我悄然的从后座爬了起来,我把一把刀子放在她的喉咙旁边。

她震惊的抖了一下,倒吸了一口凉气。

“保持继续驾驶,”我说,“要不然我就杀了你。”

如果她知道照我的吩咐,到了一个偏远地方后,她会死得更加痛苦,她倒不如选择现在就死在我这把刀子下算了。当然,这个红头发的小骚货,是没有可能知道后果是这样的。

我告诉她朝一个偏僻的停车场驶去。到了那里,我告诉她把车停了,然后走出车外,她照做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呜咽著问:“请不要伤害我。”

“闭起你的嘴巴!小骚货,”我向她说。

我向她挥舞著刀子,我告诉她把衣服脱去。当她拒绝后,我认为我必须打她。

我大力一巴掌打在她可爱的脸上。她被打得踉跄地往后倒,我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强迫她跪下。

“你会乖乖的脱,小臭,我说得对吗?”

我一边说,一边狂暴的扯她的头发,来强调我这个简单的请求。

她哭叫着说:“请不要,求求你,不要”

我用另外一只手再次的掌掴她。她开始大声哭叫起来。我再次大力的打她的脸,被我打到瘀痕明显的脸开始肿了起来。

终于,她把手举起,然后呜咽著说:

“我会照你说的去做。”

“好”我说。

我放开她,然后退后几步看着她。

她站了起来,非常慢的开始脱去衣服。

“快点!”,我催促她:“我想看到你那可爱的身体赤裸裸的暴露在我跟前!”

她先脱去她的鞋子,她的外衣,然后是她的紧身的红衣。

原来她没戴乳罩,所以她的乳房就自由自在的弹了出来。她的乳房不是太大,乳头小小的和粉红色的。

我告诉她停止。

现在,她身上所有的衣服就是她的内裤了。

她的身体正在发著抖。她交叉手臂的环抱着在胸前,惊慌的大眼睛注视着我。

我走到她面前,握住她左边的乳房,她滑腻的乳房软软的。

她颤抖了一下。

“你很怕我吗?”我问。

她无言地点头。

“你很怕我吗?”我大声的向她尖叫,野蛮地扭捏她的乳房。

她痛苦的喊叫了一声,哭着说:

“对!我很怕你…喔,上帝,请不要伤害我!”

“好”我再次强迫她跪在我的面前,我脱去我的裤子,我的阳具直挺著,已经到了它的最大尺寸。她闭上了眼睛。

“吻我的阳具,小骚货。”

她只是不断的摇着她的头。我双手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拉过来,诱人的嘴唇碰到我的阳具。

“吻它!这阳具是你的主人,小,你要为这阳具而死!”

她开始又哭起来。

在我把硬得发疼的阳具磨擦她的脸时,她惊吓的啜泣著,从喉咙中发出一种低低的声音。

我大笑着把我的硬硬的阳具掼打她的脸颊,她的眼睛,还有她的嘴唇。这小骚货惶恐的在我面前发著抖。她的惊怕对我的性欲是一个大刺激。

我把她按下,她现在是在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

她惊恐的回头望着我:

“不…不要强暴我!”她乞求我。

我对着她在微笑。

“我现在要用我的皮带抽打你的屁股了。不许你大声呼叫,要不然我会杀了你!”

说实在的,她丰满,漂亮的的屁股确实是需要凌虐一下了。

我取下我的皮带,站到了她的后面。我把皮带卷起,大力的向她的屁股抽打了下去。

皮带打在皮肉上的声音是很奇妙的,混合著她的喊叫和呻吟,当皮带接触到屁股的一刹那,痛苦闪过她的脸,她的眼泪从紧闭的眼睛中涌了出来。

我再次抽打她。一道通红痕迹显示出皮带打在她屁股上的位置。

我再参的打她,然后她开始承受不住了,眼泪满布在脸上,她的嘴唇因为痛苦和害怕而在发抖。

她这个样子我觉得反而是漂亮多了。在我的原始力量之前,她像一只可憎的动物一样俯伏著,赤裸裸的,全身震颤著。我再次鞭打她,不过选了比较低的位置,打在她的大腿上。她全身猛烈的一抖。我鞭打她的脚板,她的背脊,她的手臂。

最后,我在她脸上也抽打了几下,把她的鼻骨打碎了,她的一只眼睛也瘀黑了。

我大笑起来,她的脸布满了鲜血。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的高声尖叫了起来。

我有点惊讶于她能支持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当然,我不急于马上杀死她,我还有其他的计划。

我停止了鞭打,好好的欣赏了我的杰作。

她的屁股,腿和背脊都被鞭打得变了通红一遍,她的手臂激烈地在抖动着,她整个人已崩溃,瘫倒在地上。

我一边笑,一边跪在她旁边,把她翻转了过来。她的前面倒是完全没有被碰过的。我望向我的被害者的脸,那里一个小时之前,还是干净光滑的少女脸蛋,现在却是一块黑,一块蓝的,而且正在流着血。

我轻轻的抚摸它,当我碰到一处破开的皮肤,她猛的抖了一下,我开心的笑了。

我俯视她的胸部,她的乳房像小水瓜一样的挂著,她的皮肤是粉红的,嫩得像一个新生的婴儿。我伸出手扭捏其中的一只乳头,换来了我的俘虏一声诱人的呻吟。

我加重了力道,更用力的扭捏和猛拉它,一边听着这小骚货发出的噪音。

“你有一对很好的乳房啊,”

我安静地说,并且点亮了一根香烟。

当她见到了我用发红的香烟头的向她的乳房凑过去,她大声的呼叫起来:

“喔,不要,请不要”

她尝试着滚动身体来躲开。我用我的长靴踩着她,令她不能动弹。那根烫热的香烟头慢慢的接近到她柔软的乳房,她看起来是十分的惊恐,我不禁笑了。

终于,香烟头碰上了她的乳头。我只不过是轻轻的碰到她,但是她所发出的大声尖叫和身体的猛烈抖动,就好像我已经把整个烟头戳到她的乳房。

她倒有先见之明,因为其实这正是我接着要做的。我随意的把烟头往她的乳头戳去,这红头发的小骚货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叫喊,有时候烟头都戳熄掉了,我就把它重新点燃,再重新戳过去。

她整个身体剧烈的摆动着,我要紧紧的按着她,过了一会,这小骚货的右边乳房就布满了烧过的焦痕。

当烟头最后一次熄灭后,我告诉她:

“张开你的双腿,小骚!”

她只是在呻吟,在痛苦之中,好像已经不能再听得懂我在说些什么了。

我没办法,只好重新拿起我的皮带,把它挥打向她烧黑的乳房。她又尖叫了起来。我再挥了一次,这一次纯粹是为了贪好玩。

然后我弯下身去,扯掉她的内裤,把她光滑的两条大腿分开,露出了她的阴户。不过我却发现上面有一层软软的毛覆蓋著。

“这是多么的令人厌恶!”我大声的喊叫:

“你为何不刮掉它,小!”

因为她不肯回答我,我没办法,只好自己动手去除掉这些阴毛。我把打火机压放在她的阴户上。

“现在,”我嘲笑着说,“我是一点也不会感到痛的。”

把打火机点燃,就像打开了一个专门大声尖叫的机器的开关。我为了彻底清除掉那些毛发,不得不烧焦了她柔嫩阴户的一部份,为了把事情做得最好,一直到所有的阴毛都烧光后,我还是稍微等多了一些时间,我承认我是想听多一点她发出来的美妙的尖叫。

啊,现在,情况是好得多了!

我把这小骚货翻转过来,我跪到她的后面,我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扯高,然后把她的脸朝水泥地大力的撞击了几下。我听到她的牙齿被碰断的声音。血从她的嘴中呕吐了出来。

我笑了,然后,我从后面把阳具插进了她的阴户。她的阴户是狭窄和热乎乎的,虽然我大力的抽插她,尽可能的加快频率,但我并不觉得又有太大的刺激性。我想起她刚才她是如何的颤抖,我抓住她的双手反绕了在背后,我开始把她细小的手指向相反的方向拗过去,直到它无法更进一步的弯曲。

然后我再用力。

当这根手指断掉时,她的身体疯狂的摇动和痉挛,同时也增加了对我阳具的摩擦。她试着去大声尖叫,但却被血呛住了喉咙。

我更用力的干她,然后我把她其余的手指一只一只的拗断。每一次,她都更加激烈的抽搐扭动,这样我的感受就更加的好。我的阳具在她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的,虽然她不是一个处女,但她还是很紧的。

我濒临射精了,我拔出阳具,把她大力的翻转了过来,我把她骑着,精液射向她被烧焦的乳房。她的嘴一张一合的,露出她破碎和流血的牙齿,我的精液从她的乳房流了下来,在她的肚脐附近形成了一个小水池。

“嗯,感觉还不赖。”我说。

小骚货似乎放松了一点的叹了一口气。

“但是你的身体还需要我来做点功夫。你仍然可能把这件事去告诉别人,你甚至可能宣称我强暴了你。你们这种骚货,都是一样的。所以我必须杀死你。”

但是首先我需要取去我今天晚上的纪念品。

“请不要…不…不…”她用几乎分辩不出来的声音呢喃著:

“喔,请不要杀我,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答应,请不要…”

她的唠唠叨叨令我不耐烦了。我再次拿起刀子,我把两只乳房,烧过和没烧过的,都切了下来。她的胸膛现在有二个鲜红的大洞,那就是她的乳房曾经在的地方。

我小心地把切下来的乳房包好,放进我的袋子,作为我今天晚上的纪念品。我的行动现在显得有点匆忙起来,因为我想快点收拾掉这个对我已失去吸引力的身体。

我拿起刀子,把它整根的插进她的肛门。然后,我用力的往上挑,结果在那里她曾经有二个洞,现在她只有一个了。

我把她的残躯塞入附近的一个下水道,然后驾驶她的车子离开,在车上我翻了翻她的钱包,原来她的名字叫雅美,一个可爱的名字。

在这跳舞的俱乐部,我看到了她。她在舞池上,灯光散漫的环绕着她。

她穿了一件红色的紧身衣,好像在故意卖弄她的身材一样。但她却是独自的在跳舞。

我留意了她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了。除了酒保,她不和任何人说话,她穿着高跟鞋,有1寸的后跟吧,这种鞋也不太适用于跳舞。

从她年轻的脸蛋看起来,只不过是十多岁的样子。我猜她不是来自附近的。最可能是哪间中学的骚货,趁周末回家的时候,来这里泡泡。

既然她想来寻开心,我就给她一个周末,让她一生都记住,她这一生还有多久,那就说不准了。

她跳舞跳得累了,终于来到酒吧旁。我坐在离开她几张凳子的位置。

她不是那种称得上美丽的那种女孩,但她却是可爱的。短短的浅红色的头发,脸型是圆的,她的眼睛是绿色的,配上小小的鼻子。正合我意,我心想。

她已经是有点酒意了,我留意的望着她,她在心不在焉的玩着一条汽车车钥的扣环。那是这辆丰田汽车。

我付了我的帐单,走到外面。这条街道十分的黑暗,街灯也没有,更令我觉得幸运的是,也没有太多的车子停放在路边,虽然那里有两辆丰田汽车,却只有一辆有学校的停泊证贴在车前窗上。

“狄克中学”

这女孩连车窗也没有完全拉上,看来我是够好运气的,我没费什么劲就打开了车门,然后藏身在车的后座。

我在等待。

不多久,那红色头发的女孩走了出来,她打开车门,钻了进来。她一点都不知道我就在她的后面。

她扭开车上的音响,“劲歌音乐”,该死的!我的喜好是乡村音乐,所以我把这点也列作是我要强奸和杀掉她的理由,我开了张满是理由的单子呢!不过我又并不是十分需要这单子。

汽车开始动了起来,并且已经驶过了几条街道。

我悄然的从后座爬了起来,我把一把刀子放在她的喉咙旁边。

她震惊的抖了一下,倒吸了一口凉气。

“保持继续驾驶,”我说,“要不然我就杀了你。”

如果她知道照我的吩咐,到了一个偏远地方后,她会死得更加痛苦,她倒不如选择现在就死在我这把刀子下算了。当然,这个红头发的小骚货,是没有可能知道后果是这样的。

我告诉她朝一个偏僻的停车场驶去。到了那里,我告诉她把车停了,然后走出车外,她照做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呜咽著问:“请不要伤害我。”

“闭起你的嘴巴!小骚货,”我向她说。

我向她挥舞著刀子,我告诉她把衣服脱去。当她拒绝后,我认为我必须打她。

我大力一巴掌打在她可爱的脸上。她被打得踉跄地往后倒,我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强迫她跪下。

“你会乖乖的脱,小臭,我说得对吗?”

我一边说,一边狂暴的扯她的头发,来强调我这个简单的请求。

她哭叫着说:“请不要,求求你,不要”

我用另外一只手再次的掌掴她。她开始大声哭叫起来。我再次大力的打她的脸,被我打到瘀痕明显的脸开始肿了起来。

终于,她把手举起,然后呜咽著说:

“我会照你说的去做。”

“好”我说。

我放开她,然后退后几步看着她。

她站了起来,非常慢的开始脱去衣服。

“快点!”,我催促她:“我想看到你那可爱的身体赤裸裸的暴露在我跟前!”

她先脱去她的鞋子,她的外衣,然后是她的紧身的红衣。

原来她没戴乳罩,所以她的乳房就自由自在的弹了出来。她的乳房不是太大,乳头小小的和粉红色的。

我告诉她停止。

现在,她身上所有的衣服就是她的内裤了。

她的身体正在发著抖。她交叉手臂的环抱着在胸前,惊慌的大眼睛注视着我。

我走到她面前,握住她左边的乳房,她滑腻的乳房软软的。

她颤抖了一下。

“你很怕我吗?”我问。

她无言地点头。

“你很怕我吗?”我大声的向她尖叫,野蛮地扭捏她的乳房。

她痛苦的喊叫了一声,哭着说:

“对!我很怕你…喔,上帝,请不要伤害我!”

“好”我再次强迫她跪在我的面前,我脱去我的裤子,我的阳具直挺著,已经到了它的最大尺寸。她闭上了眼睛。

“吻我的阳具,小骚货。”

她只是不断的摇着她的头。我双手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拉过来,诱人的嘴唇碰到我的阳具。

“吻它!这阳具是你的主人,小,你要为这阳具而死!”

她开始又哭起来。

在我把硬得发疼的阳具磨擦她的脸时,她惊吓的啜泣著,从喉咙中发出一种低低的声音。

我大笑着把我的硬硬的阳具掼打她的脸颊,她的眼睛,还有她的嘴唇。这小骚货惶恐的在我面前发著抖。她的惊怕对我的性欲是一个大刺激。

我把她按下,她现在是在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

她惊恐的回头望着我:

“不…不要强暴我!”她乞求我。

我对着她在微笑。

“我现在要用我的皮带抽打你的屁股了。不许你大声呼叫,要不然我会杀了你!”

说实在的,她丰满,漂亮的的屁股确实是需要凌虐一下了。

我取下我的皮带,站到了她的后面。我把皮带卷起,大力的向她的屁股抽打了下去。

皮带打在皮肉上的声音是很奇妙的,混合著她的喊叫和呻吟,当皮带接触到屁股的一刹那,痛苦闪过她的脸,她的眼泪从紧闭的眼睛中涌了出来。

我再次抽打她。一道通红痕迹显示出皮带打在她屁股上的位置。

我再参的打她,然后她开始承受不住了,眼泪满布在脸上,她的嘴唇因为痛苦和害怕而在发抖。

她这个样子我觉得反而是漂亮多了。在我的原始力量之前,她像一只可憎的动物一样俯伏著,赤裸裸的,全身震颤著。我再次鞭打她,不过选了比较低的位置,打在她的大腿上。她全身猛烈的一抖。我鞭打她的脚板,她的背脊,她的手臂。

最后,我在她脸上也抽打了几下,把她的鼻骨打碎了,她的一只眼睛也瘀黑了。

我大笑起来,她的脸布满了鲜血。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的高声尖叫了起来。

我有点惊讶于她能支持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当然,我不急于马上杀死她,我还有其他的计划。

我停止了鞭打,好好的欣赏了我的杰作。

她的屁股,腿和背脊都被鞭打得变了通红一遍,她的手臂激烈地在抖动着,她整个人已崩溃,瘫倒在地上。

我一边笑,一边跪在她旁边,把她翻转了过来。她的前面倒是完全没有被碰过的。我望向我的被害者的脸,那里一个小时之前,还是干净光滑的少女脸蛋,现在却是一块黑,一块蓝的,而且正在流着血。

我轻轻的抚摸它,当我碰到一处破开的皮肤,她猛的抖了一下,我开心的笑了。

我俯视她的胸部,她的乳房像小水瓜一样的挂著,她的皮肤是粉红的,嫩得像一个新生的婴儿。我伸出手扭捏其中的一只乳头,换来了我的俘虏一声诱人的呻吟。

我加重了力道,更用力的扭捏和猛拉它,一边听着这小骚货发出的噪音。

“你有一对很好的乳房啊,”

我安静地说,并且点亮了一根香烟。

当她见到了我用发红的香烟头的向她的乳房凑过去,她大声的呼叫起来:

“喔,不要,请不要”

她尝试着滚动身体来躲开。我用我的长靴踩着她,令她不能动弹。那根烫热的香烟头慢慢的接近到她柔软的乳房,她看起来是十分的惊恐,我不禁笑了。

终于,香烟头碰上了她的乳头。我只不过是轻轻的碰到她,但是她所发出的大声尖叫和身体的猛烈抖动,就好像我已经把整个烟头戳到她的乳房。

她倒有先见之明,因为其实这正是我接着要做的。我随意的把烟头往她的乳头戳去,这红头发的小骚货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叫喊,有时候烟头都戳熄掉了,我就把它重新点燃,再重新戳过去。

她整个身体剧烈的摆动着,我要紧紧的按着她,过了一会,这小骚货的右边乳房就布满了烧过的焦痕。

当烟头最后一次熄灭后,我告诉她:

“张开你的双腿,小骚!”

她只是在呻吟,在痛苦之中,好像已经不能再听得懂我在说些什么了。

我没办法,只好重新拿起我的皮带,把它挥打向她烧黑的乳房。她又尖叫了起来。我再挥了一次,这一次纯粹是为了贪好玩。

然后我弯下身去,扯掉她的内裤,把她光滑的两条大腿分开,露出了她的阴户。不过我却发现上面有一层软软的毛覆蓋著。

“这是多么的令人厌恶!”我大声的喊叫:

“你为何不刮掉它,小!”

因为她不肯回答我,我没办法,只好自己动手去除掉这些阴毛。我把打火机压放在她的阴户上。

“现在,”我嘲笑着说,“我是一点也不会感到痛的。”

把打火机点燃,就像打开了一个专门大声尖叫的机器的开关。我为了彻底清除掉那些毛发,不得不烧焦了她柔嫩阴户的一部份,为了把事情做得最好,一直到所有的阴毛都烧光后,我还是稍微等多了一些时间,我承认我是想听多一点她发出来的美妙的尖叫。

啊,现在,情况是好得多了!

我把这小骚货翻转过来,我跪到她的后面,我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扯高,然后把她的脸朝水泥地大力的撞击了几下。我听到她的牙齿被碰断的声音。血从她的嘴中呕吐了出来。

我笑了,然后,我从后面把阳具插进了她的阴户。她的阴户是狭窄和热乎乎的,虽然我大力的抽插她,尽可能的加快频率,但我并不觉得又有太大的刺激性。我想起她刚才她是如何的颤抖,我抓住她的双手反绕了在背后,我开始把她细小的手指向相反的方向拗过去,直到它无法更进一步的弯曲。

然后我再用力。

当这根手指断掉时,她的身体疯狂的摇动和痉挛,同时也增加了对我阳具的摩擦。她试着去大声尖叫,但却被血呛住了喉咙。

我更用力的干她,然后我把她其余的手指一只一只的拗断。每一次,她都更加激烈的抽搐扭动,这样我的感受就更加的好。我的阳具在她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的,虽然她不是一个处女,但她还是很紧的。

我濒临射精了,我拔出阳具,把她大力的翻转了过来,我把她骑着,精液射向她被烧焦的乳房。她的嘴一张一合的,露出她破碎和流血的牙齿,我的精液从她的乳房流了下来,在她的肚脐附近形成了一个小水池。

“嗯,感觉还不赖。”我说。

小骚货似乎放松了一点的叹了一口气。

“但是你的身体还需要我来做点功夫。你仍然可能把这件事去告诉别人,你甚至可能宣称我强暴了你。你们这种骚货,都是一样的。所以我必须杀死你。”

但是首先我需要取去我今天晚上的纪念品。

“请不要…不…不…”她用几乎分辩不出来的声音呢喃著:

“喔,请不要杀我,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答应,请不要…”

她的唠唠叨叨令我不耐烦了。我再次拿起刀子,我把两只乳房,烧过和没烧过的,都切了下来。她的胸膛现在有二个鲜红的大洞,那就是她的乳房曾经在的地方。

我小心地把切下来的乳房包好,放进我的袋子,作为我今天晚上的纪念品。我的行动现在显得有点匆忙起来,因为我想快点收拾掉这个对我已失去吸引力的身体。

我拿起刀子,把它整根的插进她的肛门。然后,我用力的往上挑,结果在那里她曾经有二个洞,现在她只有一个了。

我把她的残躯塞入附近的一个下水道,然后驾驶她的车子离开,在车上我翻了翻她的钱包,原来她的名字叫雅美,一个可爱的名字。

统计